数字报刊平台

内容详情
2019年04月16日

妯娌争相孝养公婆

阅读数:304  本文字数:1201

 □通讯员 任兆毓 花满中 全媒体记者 冯兆宽

近日,在大垛镇大陶村8组村民朱如同兄弟姐妹6个家庭中,妯娌姐妹争相尽孝赡养老母亲的事,在村里传为美谈。

去年秋,86岁的朱家老母在自家院子里意外髋骨跌断,因年老体弱,不能手术。从那时起,老人的四个儿子,两个女儿就每20天一轮回,按顺序轮流侍候,各家都精心照料,恪守孝道。

4个月下来后,老人虽卧床不起,但身无其他疾患,饮食不减,精神尚好。一番轮流之后,家庭成员中,有人觉得轮流侍候并非长久之计。因为每轮到一家20天,都要将母亲带到自已的家中,老人生活习惯上一时又不服水土。其他不说,就说老二常年住在苏州,老五又在扬中打工,一番轮渡还要用车子接,花了钱不算,还得占去很多时间,这样就成了精神负担。上一轮到这家,下一番又到那家,还有两家在戴南和竹泓镇。这样既使老母遭受额外挪动之苦,又不利于几家人的工作。

春节期间,朱如同兄弟姐妹聚集到村里一亲戚家里做亲戚。他们集中起来开了一个家庭会,排行老二的朱如同先开了腔。为照护好老母亲,他建议对赡养老母亲的事提出更合理的“改革方案”,建议由“散养”方式,统一归“一家承包”,赡养费由各家资助,这样各人家庭才能安安逸逸地做生意和上班。此时,朱如同的妻子柯粉所插了句:“老大不在世了,我家就是长子,有责任带头养,谁要在家里服侍赡养的,我全力赞同。”排行老四的妻子王锁凤打开了话匣子,她的话有理有据,建议常年在家的老三朱如珍夫妇赡养为好,其理由是老三夫妇在家务农,三哥三嫂夫妇俩平时说话心平气和,又懂得细心照料老人。排行老五的妻子任宁华接话了:“我将老人带到扬中家里服侍也没问题,我们平时回家比较少,来来去去都在三哥三嫂家落脚,平时也经常打打电话,脾气、性格都与兄弟姐妹们合得来,在三嫂家我放百个心,再说,将老人在老三家奉养,邻居们也经常来到床头看看老人,拉拉家长,老人心情也很愉悦。”

整个家庭成员中,你一言,我一语。在和谐的气氛中新的“定点方案”敲定,由老三夫妇专门负责赡养。当老人得知“定点”赡养的结果后,老人并没说一声这家服侍得好,那家服侍得丑,而是称子女儿媳们十分的孝敬,住在哪家都一个样的好。

这样,老母亲专在一家,生活安定,也很乐意。在赡养老人中,又涉及到赡养费问题。在扬中打工老五妻子任宁华说,在经济上对各家都有益,我家轮流一次都得花几千元的费用,大家都是兄弟姐妹,经济上也不计较,建议每月每家拿出500元,也就是每家每年6000元赡养费,有经济能力的可“额外”尽孝,上不封顶。平时老母亲需要营养调理,购衣买物以及头疼伤风感冒,需要打针、吊水的医药费等费用,由三嫂先垫付,大家平分,有手机微信的可以发红包,没用微信的逢年过节回来再结账。只要将老母亲服侍得妥妥贴贴,我们在外做生意和打工的心里就安心。“老人在我家,你们就放心地做生意和上班,对待公婆就得像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关心、照顾,我也有自己的子女,人在做,天在看呢!”承担赡养老人的三嫂杭粉兰笑嘻嘻地表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