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0年03月26日

反省这场病毒

阅读数:266  本文字数:1661

□朱秀坤

宅家许多时日,过了一个超长的年假,总算又上班了。

遇到微笑招呼的同事,见到久违的办公桌,真让人感到几分亲切。办公室里大家捂着口罩,除了喝水,谁也不会摘下,各人自觉地隔开一至两米远,感觉是有些别扭,但也属无奈。毕竟疫情还在,危险并未彻底解除。我知道,有许多医护人员、军警战士、志愿者还有社区人员,村干部,爱心人士……还在坚守,战斗,直至疫魔完全退去,直至捷报凯传春暖花开。

快中午时,有人问饭堂还开伙么?有什么好吃的?

提到吃,想到这场疫情,不觉又想到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。我深深地懂得,这场肺疫给中国造成的伤害太惨重,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。还敢乱吃瞎吃,不知敬畏地宰割、心安理得地屠杀无辜的生灵么?想到至今说不清楚的那个“宿主”,被杀戮得满是血迹的蝙蝠、竹鼠、果子狸或穿山甲,真的叫人毛骨悚然。

其实古人对于食物是有着“四不食”戒律的:闻杀不食、见杀不食、自养者不食、专为我杀者不食。如今一些人为了满足口腹之欲,为了解馋尝鲜,滥捕滥杀滥吃,哪里还有什么敬畏之心?没有节制,不懂恻隐,伤害无辜,肆无忌惮。用上将刘亚洲的话讲:残忍是会遭天谴的!刘亚洲是面对席间的一道刺身发出的感慨,他见不得刚被活生生剥了壳的龙虾,又被削成一片片,痛得长须颤动,眼珠子滴溜溜乱转,发出悲凄的光。是的,有些动物是吃不得,再吃,会受到报复的。

这让我想起前些时老家邻居说过的一个灵异故事。说他小时候,某天经过一棵老柳树,听到树上有鸟的凄惨鸣叫,听到翅膀扇动的声音,走近了却看不到一只鸟,只在树下发现几根羽毛。突然想起大人们说起过树根下有“蛇王”的传说。便告知了住在附近的三叔。第二天,看稀奇的村民大老远地站得满满。蓦然看到树下立起一根长棍,竟是三角形的蛇头,靠近树上一只白鹭,突然张开大口,一会儿白鹭已被卷进蛇腹。众人惊呆了。三叔想的却是,要是这蛇王馋了,饿了或是心血来潮,蹿到他家里,可如何是好?得除掉它。便找了几个愣头青,在树根下挖了个直径达两米的大坑,这才发现一条壮硕的大蛇盘在树根下,身子有碗口那么粗,面对众人的目光,根本不屑一顾。胆大的三叔拎来一捆粗铁丝,弯好,捆在蛇身上,让楞头青们使劲儿拖,几个青壮年齐齐动手,大蛇纹丝不动。

还是村会计有办法,开来了拖拉机。将铁丝又在蛇身上捆了几道,才将铁丝另一头拴在拖拉机上,几个壮汉发动了机器,大蛇到底敌不过,眼瞅着铁丝深深地勒进蛇身,蛇痛苦地扭动身子,使劲摆着尾巴。随着机器往前一冲,只听得“噗——”一身闷响,大蛇竟生生被切成两段,鲜血喷出老高。这一段随拖拉机开出多远,可怜那树坑里的一段竟也猛然扑了出来,张开血盆大口,瞪圆眼睛,在地上翻滚,扭动,没命地抽打,血一直地流……众人吓得呆若木鸡,不知所措。一些吃斋念佛的跪了下来,嘴里直念罪过,罪过!

翌日大早,三叔刚睁开眼。妈呀!窗户上、房梁上、门框上、屋檐口,全是蛇!大大小小长长短短各种各样的蛇,到处都是。三叔一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蛇王报仇来了!三叔抖抖索索地赶紧拨电话,打手机,又找到一把扫帚,一路狂扫,这才杀到院门外。再瞧瞧,他家院里,左右邻居家,马路上,竟全是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蛇,杀气腾腾地向他游来。那些参与杀蛇的人,无一例外的,家里都爬满了蛇。

后来,有人找到邻村专治蛇毒的,用了喷雾器,喷一种特制的蛇药,一些吃斋的老人又沿途烧香,祷告,三叔又虔诚地许愿,再不打蛇杀蛇了,又到庙里上供,那些蛇才慢慢退去。

让人匪夷所思的,所有未参与打蛇的人家,都没有受到蛇的骚扰,怪不怪?

听邻居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我却不敢相信,宁愿是个谎言。只是这蛇与人有何过节,无仇无怨的,怎能残忍地害它?它们也是生命,既是人类的伙伴,也是地球的主人,理应和平相处,受到尊重。如此野蛮无知地伤害与血腥杀戮,受到报复也属活该。事实上因为不尊重自然人类遭到的报应还少么?

灾难是块磨刀石,疫情也是一面镜子。面对这场肺疫,有许多值得我们反思的东西,譬如怎样对待自然与野生动物,就值得每一个人深刻反省。

正如作家王跃文那首诗所写:我没有权力主宰任何一个生命/我会有更多敬畏/却不对神焚香膜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