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报刊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0年03月26日

理智不改 月色入怀

阅读数:179  本文字数:1126

□蒋千惠

雨果在《九三年》中喟叹:“我们无法在时间的长河中垂钓,但我们可以将对苦难的诘问,化为觅渡的力量。”天灾人祸突袭,月色消弭的黯淡,难免令人措手不及。然而,愈是不幸坎坷,愈显出那份觅渡泅水,理智自救的可贵。

看疫情爆发之下,部分人的理智正逐渐崩溃瓦解。偏激消极的失智言论于暗流涌动处煽风点火,讽刺“这个世纪疯狂、没人性、腐败”。

从浅层来看,是对地方性政策的误读,和人民久困家中的郁躁,趁着疫情之灾,不断攻击脆弱的理智防线。再加上别有用心的恶意暗示,才使得高涨的舆论矛头,由病毒本身,转向了抗疫者。

“使人疲惫的也许不是远方的高山,而是鞋中的一粒沙子。”泰戈尔此言剀切。纵观历史长河,无数次灾难中的最终溃败,正因理智的崩坏。无论是西方二战后一度盛行的颓废主义,还是某些极端化的伤痕文学执着于丑化历史的面貌,抑或是无组织无纲纪的起义都不可挽回地走向失败……我们当中,总有人把颟顸荒唐当真,自以为是在玩弄理智和放纵之间的抵牾分歧,实则沦丧了清明的智识灵质。

探其渊薮,灾难中的反智,本质是因为精神世界的荒芜空虚,逻辑被轻而易举地误导,于是不受控制地膜拜极端情绪。灾难之中,本就人心惶惶,而失智的言论如百鬼夜行,混迹其中,更使人饱受精神的恐慌与煎熬。

长此以往,形成于灾祸之下的失智,逐渐在内心扎根,我们不再感激善意的馈赠,反而处处居高临下地审判他人,以掩饰自己败絮其中的事实。错谬成真,无知为乐,社会在失智狂欢中凝滞成一潭死水。

“一个能够驼起月亮的身体,必然驼起过无数次的日落。”余秀华道出了我们面对天灾人祸的理想状态。即便此刻没有月亮,心中也是一片皎洁。不是一味哀恸失智,而是用承载苦难的悲悯、相信未来的憧憬,与当下不得不面对的苦痛理智地博弈。

即便是苦于灾难,我们依然可以怀着诗意和理智,朗声念出,山川异域,与子同天;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。立竿见影的硬性搏击值得敬佩,但细水长流的精神美学亦是挽救理智、感化狂暴的良药。

以此殷鉴,从灾祸中汲取前行的理性力量,我们才有可能实事求是,而非仅仅活在一个被失智反智评论的世界里,以冷漠地精致利己,批驳一切。如卢新宁所说:“怀疑的时代依旧需要信仰,你怎样,中国就怎样。”此时此刻,在我们身不能及的大地山川,山不让尘,川不辞盈,公务员下沉在寒风中的高速路口,警察坚守在危险的隔离防线上,医护人员更是不眠不休与死神赛跑。你看不见黑暗,不是因为删帖控评,而是因为,有无数的他们仍然丹抱夙心,他们用理性力量驱散隆冬的暗夜,才使中国总是被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。

黑塞言说:“年轻人不依赖批评和负面的东西生活,他们靠感情和理想。”无穷无尽的悲苦都定会结束,心怀智识的人们明了,凛冬散尽,月色入户,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。